您的位置
主页 > 经验心得 » 正文

兴源环境爆雷巨亏13亿 刘永好捡漏14亿接盘该如何破局

来源:www.jz265.com 点击:1151

兴源环境库存损失13亿元,库存损失58亿元。刘永好的折扣为20%,超过14亿。

长江商报记者魏笃

兴元环境(.SZ)的股价已经爆炸,该股票已经四年上涨了10倍。在刘永好首都超过14亿美元之后,如何打破这场比赛。

兴源环境于2011年在创业板上市。自上市8年以来,公司实施了高度激进的并购扩张。在2013年至2017年的四年间,它收购了八家公司,其资产激增了13倍。通过收购并购,公司在目标履约承诺期内实现了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超过60%的超高增长。

但是,购买的表现最终是不可靠的。去年,上市的矿山爆炸,商誉近10亿元。这也直接导致兴源环境损失近13亿元,远远超过前七年的净利润总和。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控股股东,真正的控制人,高比例的股权质押,在股价大幅下挫后,立即触发的一系列仓位风险。

面对危机,兴源环境迎来了新的主人。新希望负责人刘永好。刘永好似乎是“势利”,以14.49亿元的价格获得20%的折扣,收购公司股份的23.60%,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但是,刘永好面前有很多问题。

截至去年底,兴源环境账户和存货共计57.8亿元,占总资产的61.93%。同年,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周转率大幅放缓,坏账损失和库存折旧随时发生。不仅如此,应收账款和存货大幅挤压了兴源环境的现金流,还没有足够的偿还债务。该公司面临巨大的财务压力。

一直扎根于农业的刘永好突然跨越环保边界,如何实现盈利并保持盈利,市场对此充满期待。

26亿雷电和矿山收入的并购大幅下降

大榭扩张的兴元环境迎来了预期的雷声爆发,业务表现可怕。

根据年报,去年,兴源的环境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大幅下滑。实现营业收入23.16亿元,比2017年的30.32亿元下降23.60%,相应的净利润为12.68亿元。 2017年实现利润3.62亿元,同比下降450.7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简称非净利润)为亏损12.96亿元,同比下降578.04%。

兴元环境的这种下降仍在继续。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仅2.19亿元,同比下降62.17%,净利润仍亏损-.4万元。

兴源环境一直被市场视为白马股票。股票价格不仅在4年内增加了10倍,而且业务表现看起来非常漂亮。是什么导致它发生这么多?盈利也是兼并和收购,并且还获得了巨额亏损。

兴源环境最初从事环保设备。 2013年,即公司上市的第三年,公司走上了并购扩张的道路。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从2013年到2017年,仅仅4年,兴源环境完成了对8家公司的收购,总交易价格为26.47亿元。

具体来看,2013年,公司斥资3.64亿元收购浙江疏浚98.09%股权,进入环境水利疏浚和污泥处理领域。2014年,公司提出创建“环境管理综合服务商”的概念,并继续增加并购数量。同年,以3.6亿元收购水美环保100%股权。2015年,投资4710万元收购银江环保51%股权,4365.14万元收购上海浩35%股权,投资12.42亿元收购中意生态100%股权。2016年,公司投资4000万元收购鸿海。环保51%股权,2500万元收购三北环保55.56%股权,2017年再次以5.5亿元收购远国环保100%股权。

去年5月,兴源环保大放异彩,计划以12亿元收购绿农环保100%股权。不过,收购并未完成。

本次系列收购完成后,兴源环保的主营业务扩展至江河湖泊水库疏浚、污水处理、生态环境建设、物联网管理控制平台等,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显著提高。雷加倍了。2013年,公司营业收入3.22亿元,净利润2200万元。2017年分别达到30.32亿元和3.62亿元,四年分别增长8.42倍和15.45倍。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并购建设的业绩瞬间暴跌。

去年,未完成源头环境保护承诺履行情况。中意生态在2017年承诺期最后一年实现净利润1.85亿元,去年实现亏损4530.6万元。2016年,浙江疏浚净利润7185.6万元,去年仅为.38万元。

并购目标的表现急剧下降,导致资产减值(包括商誉减值)急剧增加。财务报告显示,去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总额为12.46亿元,其中商誉减值损失为8.9亿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为2.37亿元,亏损由于应收账款和库存为1.17。 1亿元。

刘永好面临三大问题

激进扩张激烈扩张的兴源环境迎来了刘永好的资本热潮。不过,刘永好也面临三大问题。

事实上,早在去年10月,由于股价从30元以上跌至3元左右,兴源环境的原始实际控制人周立武和韩小芳正计划转让公司的控制权。根据公告,周立武夫妇原本计划通过兴源控股的控制引入国有资产背景作为战略投资者,从而实现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直到今年3月,此事才浮出水面,收购成为刘永好控制的新希望投资集团。新希望投资集团转让兴源控股369万股,占总股本的23.60%,成为第一大股东。刘永好晋升为实际控制人。股权转让价格为3.924元/股,比暂停前的股价折让20%,总交易价格为14.49亿元,

进入国后,刘永好面临三大问题。

兴源环境的主营业务有很多PPP项目。去年以来,由于政策的影响,PPP项目融资收紧,推广不顺畅。在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业绩不佳与一些项目进展缓慢有关。

兴源环境资金不足,资金压力问题突出。截至去年底,公司货币资金6.16亿元,短期贷款13.94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1亿元,长期贷款9.69亿元,其他流动负债4.1亿元,债务总额28.73亿元。债务偿还差距明显,资产负债率达到70.35%。

本期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流出1.88亿元,2016年至2018年连续三年净流出量大。

为了缓解流动性困境,今年4月16日,在刘永好进入公司半个月后,兴源环境从控股股东新希望投资集团借了1.8亿元。

刘永好迫切需要解决的第三个问题是兴源高环境应收账款和存货问题,这也是公司流动性严重的重要原因。

截至去年12月底,兴源市环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7亿元,存货43.2亿元,合计57.9亿元,占当期流动资产的83.20%,占比61.93%总资产。问题是去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3.60%,而应收账款和库存同比增长8.29%。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应收账款11.44亿元,比年初减少3.26亿元,后期偿还能力较弱。

从兴源环保应收账款周转率也可以关注应收账款高的问题的严重性。 2017年,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139天,去年为220天,延长期为81天。

库存周转问题更加严重。去年,它的周转天数为772天,比上一年延长了330天,整整11个月。

显然,在兴源环境流动性严重,影响正常经营状况的情况下,不能解决资金问题,难以持续经营;它不能解决应收账款和库存周转问题,缺乏自身的造血功能。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