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站长在线 » 正文

俞永福想让阿里影业做行业的服务者,王长田说,我们缺的是人才

来源:www.jz265.com 点击:1980

摘要:“永福说,作为一个基础设施,人才是一个重要的基础设施。”在王长天看来,电影业最大的问题实际上是人才问题。过度商业化导致许多人的心态发生变化。

阿里巴巴影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余永福,光媒体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长田

科技公司正在积极重塑媒体和娱乐行业。在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与阿里巴巴基因诞生的阿里电影公司发布了新战略,成为电影业的“新基础设施”建设者,并为未来十年的电影业赋权。

“我经常告诉我的同事,事实上,我们不应该叫阿里电影公司,但应该叫阿里电影基础设施公司。”6月18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中国电影业高峰论坛上,阿里巴巴文化娱乐会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阿里巴巴影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永福表示。

于永福说,作为一家非传统电影公司,阿里影业是电影业的服务提供商,而不是竞争对手。该公司将为电影业建立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具备技术生产力,数据能力和生态实力,为电影业从业者提供支持,并希望电影从业者能够为电影内容的创作投入更多精力。

俞永福对阿里电影的定位

俞永福首次参加电影节并且是行业新手,他认为中国电影业是一个典型的三高产业:资本和人才高度集中,风险极高。

这些特征与余永福早年从事的风险投资行业非常相似。在他看来,电影业是感性和理性的结合,它需要创意元素,独特的表达方式,个性化的电影制作者和其他情感元素,以及高效的用户访问,内容制作和合理的业务实现构建。

因此,俞永福总结了阿里巴巴影业的“新基础设施”建设为3C:消费者(用户接触),商业(商务),内容(内容产业化),具体而言,

“用户达到”是为了更好地了解用户并更好地连接观众和内容,主要包括大数据公告和智能分发。

“商业化”是一种基于电子商务,金融和内容生态的模型创新,为内容创建者带来了更多的货币化渠道,如衍生品开发,知识产权许可和植入。

“内容产业化”是一种更简化和标准化的方式,可以使电影内容制作更简单,更高效,包括探索故事构思,知识产权联系发展,人才发现和支持。

作为阿里巴巴集团的矩阵业务之一,阿里巴巴影业强调“新基础设施赋权电影产业”的基础是阿里旅游和阿里发展生态系统。

在很大程度上,阿里巴巴对新“3C”战略的信心是由于票房的成功《一条狗的使命》(2017)。

自去年10月以来,阿里巴巴影业已与Steven Allan Spielberg的公司Amblin Partners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在投资,联合生产,衍生品合作以及宣传和分销等领域密切合作。《一条狗的使命》背后的制片人是Amblin Partners。

于永福透露,当电影首次获得时,由于没有大牌明星,制作成本仅为2000万美元,因此业内人士估计大陆票房为50-80万元。

作为电影的进口商,阿里电影从数据角度分析了电影的潜在受众:1。乐购和淘宝购买宠物相关产品的电子商务用户; 2.在视频网站上观看电影导演。作品的视频用户《忠犬八公的故事》; 3,想要在淘宝网上看电影的用户,女性占70%以上。

根据数据分析的结果,阿里巴巴影业对电影的营销进行了精确划分,分为三类:一类是宠物,另一类是年轻女性,第三类是亲子。根据不同类型的受众群体,根据用户细分,逐层推广。

最终,该片获得了600多万票房,几乎是北美票房的两倍。据阿里巴巴影业公司称,这表明数据和技术在谣言中被恰当地用于寻找更多潜在用户的优质内容并释放市场潜力。

“服务员”无法涵盖野心

也许参与制作阿里巴巴影业的电影在票房遭遇了滑铁卢,而票房前面的口碑也受到影响。因此,俞永福发布了上述“新基础设施”战略和行业服务提供商的“低调”态度。

然而,就像美国亚马逊和好莱坞之间复杂的关系一样,俞永福认为,“我觉得电影业经常将技术圈和内容圈置于对立面,好像技术圈是'怪物' ”“。

Light Media的创始人兼总裁王长田对阿里的态度持不同看法。

“永福是否可以收回他今天所说的话。”在工业高峰论坛上,王长田指出了阿里电影新基础设施建设的真正意图。

左起:主持人李霞,电影制作人Michael Shamberg,俞永福,王长田,叶宁

“现在永福是基础设施的提供者,我们是基础设施的用户,永福承诺不与我们竞争。但是,我想也许有一天我们仍然会竞争,因为这个行业实际上非常小,每个人都在这样做。这是同一家公司,“王长田说。

王长天还说,在电影界,从未出现过“谁将为谁工作以及谁将要吃它”的问题。每个影视公司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发展空间。 “有些内容公司不排除在某些时候,我进入了这些基金会的建设,特别是大公司。”

在论坛上,俞永福回应王长田说,阿里电影定位为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并将继续这样做。从这个角度来看,阿里巴巴影业将与其基础设施竞争。 “但从上游内容的角度来看,我实际上并没有竞争。”

值得注意的是,论坛结束后,有消息称王长天告诉媒体,在轻媒体下的猫眼电影有独立的IPO计划,猫眼有自己的独立投资,有可能选择国内排队,但香港和美国也是其考虑范围。

显然,每家公司的业务都“变得越来越像”,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在采访了Titanium Media等多家媒体采访后,于永福特别强调,阿里的基础设施并不意味着退出内容制作竞争。 “不与上游内容竞争并不意味着我不做内容。我不会做很多内容。我会做少量内容,我不会将扩展用作内容的目标,所以你不会听从内容。人们竞争。“

于永福说,阿里影业今天没有条件成为全球电影公司,所以我要提出的第一件事就是阿里影业不能做任何事情。 “电影业不是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行业,这很奇怪,但每个人都雄心勃勃,每个人都必须自己做,牛!”

与传统影视公司相比,阿里巴巴影业最大的优势是技术和数据,这也是阿里巴巴集团的天然基因。阿里集团必须成为“互联网的燃煤之力”,而阿里影业的出发点也与此相符。

因此,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尽管促销门票的影响,阿里巴巴影业的年亏损为9.59亿元。在2016年度报告中,阿里巴巴影业仍将淘宝网票作为新基础设施的“业务基础”。并且,在未来,我们必须坚定不断地加强淘宝票APP的独立地位。

马云曾多次强调阿里是一家数据公司。而Ali Pictures非常关注淘宝票,这也可以反映出阿里系统对数据的异常关注。

真正稀缺的基础设施是人才

Ali Films声称是“新基础设施”的行业建筑。那么问题是,电影业真正的基础设施短缺是什么?

在采访中,于永福回应了钛媒体记者。电影业的基础设施有三个环节。第一个是用户,第二个是内容,第三个是内容和用户之间的服务平台。 “我们的新基础设施与技术和数字平台这两件事有关。这两件事无关紧要,这是我们的短板。”

“传统的基础设施,那些拥有传统人才的人应该改善他们的改进。作为朋友和产业链,我应该向人们提供建议和建议,让他们去做。”俞永福说。

“永福说,要成为一个基础设施,人才是一个重要的基础设施。”在王长田看来,电影业最大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人才问题。人才问题加上过度商业化,导致许多人的心态发生变化。

他还直接揭穿了这种心态造成的电影业“扭曲”现状:“我们的行业实际上是一个严重的亏损行业。但是,我们已经走上了最顶级的一流,并且生活了最多的五星级。打开了大多数派对,并拍摄了最多的照片。讨论一个拍摄照片的项目,似乎做了很棒的事情,有时会去风景区讨论这些事情。“

另一方面,国内大学电影业已经开放得太小,导致整个行业的整体基础太薄弱。 “很多导演都说,照明在河南农村,一村一村,控制着整个中国影视照明行业。该领域的每个部分都由这些人控制。“

制作《低俗小说》(1994)和《被解救的姜戈》(2012)的着名电影制作人Michael Shamberg在论坛上表示,在电影中有赚钱的财务逻辑,这是一件好事。然而,最重要的驱动因素是创造性人才,尤其是具有创造性领导力的人才。 “我们必须睁开眼睛看看新人才的位置。”

作为中国传统电影制作公司的代表,华谊兄弟电影公司董事总经理,华英世界董事长叶宁也出席了峰会论坛。他说,“文化产业收集内部并收到最关键的问题。最后的选择是人民。” “这是最现实和最重要的问题。”

在叶宁看来,电影业现在的效率太低,无法继承,甚至低于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主要工作室。

例如,在访问Luc Besson的电影制片厂时,他发现Lucer Besson的公司旁边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工作室,公司旁边有五所学校。学生可以去工作室练习,从照明和录音开始。他认为,这种“学前和工厂后”制度“太完美”,“至少逻辑和制度是正确的”。

Luc Besson的电影制片厂也是他创立的电影学院。资料来源:screencomment.com

“该工作室让余永福投票,一般不能在短期内取回。然后你就建立了学校,我们可以为少数人做很多事情。”叶宁笑着说道。 (本文是第一个钛媒体,记者/李承成)



最新要闻